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:警惕核过热
时间:2019-03-03 09:12:30 来源: 天游ty8 作者:匿名


“我们必须警惕核电发展过热,防止产能过剩。” 2010年9月20日,在岭澳核电站二期1号机组启动仪式上,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,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上诉。

根据国家中核和中期核电发展计划确定的4000万千瓦的计划目标预计将提前四到五年实现。然而,虽然中国的核电正在迅速发展,但一些隐藏的担忧正在出现。

国内低端混乱

据报道,国务院已核准34个核电机组,装机容量3692万千瓦,其中25个机组在建,装机容量2773万千瓦。 “我们迫不及待想要参与2020年的规划项目,明年开始建设。现在不可能在各个地方获得这种能源。不可能为该项目做好计划。”张国宝强调。

英大证券研究员陆小兵表示,目前中国有100多家大型电力设备集团。但是,生产整体电力设备的企业是前者的200倍,即2000多家,而与核电设备有关的企业不少于40万。

目前,国内很多地区和企业对核电的发展热情很高。种族争夺,夺取核电设备,过早开展前期工作的问题更加突出。专家指出,如果这种情况不及时改变,将极大地干扰国家对核电规划的整体部署,给核电的健康发展留下隐患。

“拥有核心技术和生产能力的企业仍然处于平衡状态,甚至一些设备还不足以支持对已安装输入的需求。然而,一些没有技术优势的设备在当前的生产能力方面已经超过了需求。陆小兵说:“核电设备大多不是标准件,需要根据当地的自然条件等进行调整。目前的现状是真正有需求的核电关键环节尚未达到速度。但是,在引入产业振兴规划后,企业是否有实力,只要能与核电联系生产配件,就会进入生产,导致结构性产能过剩。 “

外资获取高额利润

核电建设和发展的主要困难在于技术和资源的瓶颈。目前,中国选择了“第二代+”和“三代”并行发展的技术路线。然而,“即使在已经在建设中并将被批准用于大规模建设的'第二代Plus'核电站,我们仍然没有掌握核心技术。”陆小兵说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就目前核电设备的国产化比例而言,虽然国产化率达到70%,但其余30%是核心关键技术,占总利润份额的70%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只有大力提升“第二代+”核电站核心设备的国产化率,加快第三代核电站技术的引进,消化,吸收和再创新才是支撑未来10 - 20年中国核电的大规模发展。重要的。

“由于核电商业研发和运营资质的稀缺,核电资源相对集中,处于自然垄断状态。核能的使用是国家层面的谈判。因此,虽然企业急于吃核蛋糕然而,专注于低端产品对政府引入高端核电设备价格影响不大,“陆小兵说。

但是,核电设备已经实现商业化,谈判中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。陆小兵认为,从个体企业的角度来看,不排除由于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,部分利润转移到了外国公司。

至于核电产业振兴规划,外资企业在中国核电市场盯上的方式,拿走政策补贴,陆小兵不同意这一说法,应该从能源的角度更加关注这个问题。结构变化。 “核电政策补贴主要体现在价格补贴上。早期的建设和安装不会立即转移利润。“

观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孙浩松认为,外资企业关注中国核电市场的发展,从另一个角度看,他们也验证了中国技术的快速发展。 “核电技术一直是高端技术。外国从未允许出口。现在可以出口到中国。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中国已经拥有这项技术并打破了对外国的防范。适当的出口技术可以也获得了一些利润。“

很多难题

除技术因素外,限制核电发展的一个相对较大的因素在于安全问题。湘财证券分析师冯伟告诉《英才》,虽然核电安全相对较好,但事故发生率较低,但一旦出现问题,整个核电产业的发展就会落后。 “从安全的角度来看,核电站建设的位置非常复杂。有必要选择一个经济较发达的地区和一个偏远的地区。网络的布局非常重要。安全问题可能是一个主要的制约因素。未来。”冯伟说。此外,处置核废料也是一个主要的安全隐患。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吴宗新认为,核废料处理问题尚未出现。 “一百万千瓦的核电站可能会生产20吨核废料。目前装机容量产生的核废料量很小。“吴宗信说,”目前的处理方法是地下储存,比较安全,但这种处理需要提防地下水污染。“

陆小兵还认为,目前核电发展带来的核废料处理问题尚未出现。 “核废料的生产与核电的生产不同步。只有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行和运营才会产生核废料。”陆小兵认为,安全问题尚未公布。 “处置废弃核电站的问题目前还不是重点。中国的核电大规模建设刚刚开始,生命周期相对较长,大约20 - 40年,所以反应堆退役的问题仍然存在不明显。”

此外,丰富的核燃料也是困扰核电发展的一个主要问题。冯伟说,从目前已探明的储量来看,还不是很充足,但仍有许多未开发的储量。吴宗信还认为,由于核电装机容量小,对铀资源的需求不是很大,铀资源勘探开发投资不足。仍有许多未开发的储量待开发。 “如果铀的供应非常紧张,也是在2020年之后。我们不应该依赖现有的铀资源。储备是静态的,需求是动态的。这是不科学的。此外,铀资源有国内和国外市场,国外资源,我们也可以积极争取。“吴宗信说。

孙玉松从法律角度揭示了核电发展的一个重大缺陷。虽然核电有很多规定,但还需要进一步改进。 “在原子能利用方面,虽然有相关法律,但与核电建设相似的民事法规仍然不完善,特别是在核电建设和运营的民事责任问题上,需要进一步立法改进。”